"

遮娄其王朝

"

  遮娄其人与其他拉杰普特人一样是虔诚的印度教信奉者。但该王朝的君主们对佛教和耆那教采取宽容态度,允许其在自己的领土内传播。遮娄其王朝以它的宗教建筑而闻名。遮娄其诸王在各地修建了大量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教神庙和石窟。这些神庙建筑中最著名的有艾霍莱(Aihole)的庙宇群,该庙宇群包括125座以上的神庙,它们密集分布在马拉布拉巴珀河岸边一块500×500米的区域内。

遮娄其王朝

遮娄其王朝——印度中部和南部建立的王朝

遮娄其王朝:遮娄其人于6世纪—11世纪在印度中部和南部建立的王朝

  遮娄其王朝(梵文:cālukya )是遮娄其人于6世纪—11世纪在印度中部和南部建立的王朝。实际上有两个遮娄其人国家,即西遮娄其和东遮娄其。

  西遮娄其王朝

  位于巴达米的西遮娄其王朝浮雕:舞蹈的湿婆遮娄其人在他们的领袖补罗稽舍一世率领下,约在543年—544年之间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定都于瓦塔皮(今卡纳塔克邦的比贾布尔县的巴达米)。在这个王朝最伟大的君主补罗稽舍二世统治时期(610年—642年),西遮娄其王国达到了最大疆域,其领土北达今日的中央邦,南到喀拉拉邦与泰米尔纳德邦。补罗稽舍二世并且击退了所向无敌的戒日王的进犯。但他在与帕那瓦人的战斗中失败身亡,国家也被占领(642年)。补罗稽舍二世的儿子超日王一世在与帕那瓦人的斗争中获胜,恢复了遮娄其王朝的政权。另一位伟大统治者是超日王二世,他率领人民抗击征服了北印度的阿拉伯军队,使南印度免于被伊斯兰化。

image.png

  在8世纪,由于新兴的拉喜特拉库塔王朝的压力,遮娄其王国一度崩溃。750年,拉喜特拉库塔王朝推翻了西遮娄其王朝。

  在拉喜特拉库塔王朝于10世纪中叶衰落之后,西遮娄其人在970年—975年间重新崛起。原遮娄其王室的后代台拉巴一世重建王国,将首都移至卡利安尼(今孟买附近)。在11世纪,西遮娄其王国与南印度另一个主要大国朱罗国不断发生战争。西遮娄其王朝在12世纪开始衰落,最终在1190年—1200年间被临近的霍沙拉斯王朝征服。

  东遮娄其王朝

  东遮娄其王朝统治着一个位于今安得拉邦东部的小王国,其存在时间大约在615年—1070年。这个王朝实际上是西遮娄其王朝的一个分支。约615年,西遮娄其人的统治者补罗稽舍二世征服了整个安得拉邦地区,他任命自己的一个弟弟拘阇·毗湿奴跋达拿为该地的统治者。拘阇·毗湿奴跋达拿的后代建成了一个独立的东遮娄其国家。约1070年,东遮娄其王国与朱罗国合并,形成了一个新的王朝:遮娄其-朱罗王朝。

image.png

  遮娄其人与其他拉杰普特人一样是虔诚的印度教信奉者。但该王朝的君主们对佛教和耆那教采取宽容态度,允许其在自己的领土内传播。遮娄其王朝以它的宗教建筑而闻名。遮娄其诸王在各地修建了大量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教神庙和石窟。这些神庙建筑中最著名的有艾霍莱(Aihole)的庙宇群,该庙宇群包括125座以上的神庙,它们密集分布在马拉布拉巴珀河岸边一块500×500米的区域内。艾霍莱的神庙主要属于印度教,然而至少有一座(梅古蒂神庙)是属于耆那教的。就是在梅古蒂神庙里,考古学家发现了描述补罗稽舍二世的辉煌统治的铭文。在都城巴达米也有许多宏伟的庙宇,通过铭文得知它们是在国王吉祥主在位的第12年(约608年)时修建的。帕塔达卡尔遗迹群是另一处遮娄其人的杰作,铭文指出这些神庙是在超日王二世时期修建的,目的是纪念这位君主攻占了跋罗婆人的首都建志城。

image.png

  早期遮娄其诸王主要是毗湿奴派,他们似乎以毗湿奴的野猪化身为王室的族徽。但同时湿婆等大神也受到广泛崇拜,在艾霍莱神庙群中发现了最早的难近母神庙之一。

  遮娄其王朝统治时间最长的君主超日王六世是克什米尔大诗人比尔诃那的庇护者。比尔诃那写了一部18章长的长诗《遮娄其王朝史》来为他歌功颂德,诗中保留了一些关于遮娄其王朝的史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遮娄其王朝最大的敌人是谁?是如何崛起的

  东遮娄其王朝在南部最大的对手,是崛起于今天泰米尔纳德邦东北部,帕拉河谷的“帕拉瓦王朝”,也就是玄奘笔下的“达罗毗荼国”(公元275-897年)。达罗毗荼国时代是北印度文化向泰米尔地区传播的重要时期。然而在印度混乱的历史中,帕拉瓦王朝的统治阶层,到底算不算是真正的南印度土著政权还是存疑的。毕竟自孔雀王朝起,印度雅利安人的政权势力就已经触及到了泰米尔地区的东北部。帕拉瓦王朝的强大,很可能是因为上层带入的北方基因。

  真正能够确定属于达罗毗荼系的,是分布在今天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的三个国家:朱罗、潘地亚、哲罗。其中朱罗的核心区在泰米尔纳德邦中东部的“高韦里河”下游;潘地亚的崛起地在该邦东南部的“韦盖河”河谷。哲罗的控制核心,则是位于德干高原西南沿海平原带的喀拉拉邦。上述三个因地缘、血缘关系而形成的王国,早在孔雀王朝入侵德干王朝之前就已经存在。

image.png

  语言归属是印度划分行政区域的重要依据,事实上喀拉拉邦的官方语言“马拉雅拉姆语”,也是古泰米尔语的一部分(公元9世纪时分化出来)。促使喀拉拉邦或者说“哲罗”与朱罗、潘地亚(泰米尔纳德邦)分化的原因,在于地理的分割。整个德干高原边缘,是被两条整体呈V字型的高大山脉围就,包括西侧的“西高止山脉”和东则的“东高止山脉”。其中更具连续性的西高止山脉一直延伸到了印度半岛的南部顶点,这一地理特点,使得喀拉拉邦所处的沿海平原,与泰米尔纳德邦之间存在明显的地理分割。

  另外,古泰米尔地区能够长期抵御住北方入侵,除了优良的农业条件以外,海洋贸易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方位上看,泰米尔纳德邦的河流皆从东南方向的孟加拉湾入海,孟加拉湾另一侧的东南亚是其主要贸易方向;喀拉拉邦则正好相反,面临阿拉伯海的这条狭长沿海平原带,除了是整个印度降水最多的地理单元以外,也是阿拉伯乃至非洲方向登陆印度的首选之地。这条位于西高止山脉和阿拉伯海之间的海岸(北部目前为卡纳塔克邦境内),又被贸易者称为“马拉巴尔海岸”(马拉巴尔为山海之间的意思)。在后面解读葡萄牙人的登陆时,马拉巴尔海岸将成为我们的重点。

  贸易方向的不同,显然也是喀拉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形成差异化地缘特质的重要原因。长期面向“西方”的贸易特点,对喀拉拉邦人口的宗教结构造成了深远影响。今天在喀拉拉邦的信仰分布中,印度教大约占6成,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各占两成。在很多地区,这样的比例足以成为动乱的根源。然而在喀拉拉邦,这种情况却并没有发生。三大宗教强势共存的客观事实,反而促使该邦民众在印度独立后,多次选择无神论者(共产党)执政。以至于今天的喀拉拉邦,成为了整个印度受教育程度最高、人均寿命最长的地区(也可以说是最文明的地区)。

  上述三国在印度半岛的最南端,经历了上千年你方唱罢我登场式的博弈。尽管哲罗所在的马拉巴尔海岸,在贸易和独立性上有着独特的优势,但从争霸南印度的角度来看,还是潘地那和朱罗所在的泰米尔纳德地区更有潜力些。公元9世纪末,随着曾经控制泰米尔、泰卢固地区的“达罗毗荼国”(帕拉瓦王朝)走向衰弱,泰米尔三古国中与之最近的朱罗也抓住了机会复国,并成功颠覆领地大大缩小的帕拉瓦王朝,南印度也由此迎来的朱罗时代。

  遮娄其人对安得拉邦地区的入侵,是帕拉瓦王朝衰弱的重要原因。在攻灭帕瓦王朝的过程中,决定实施本土化策略的东遮娄其王朝,与复兴当中的朱罗结成了盟友。后者也依靠这层关系,在随后的一个世纪中,成功的臣服了潘地亚、哲罗等竞争者。问题在于,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统一整个泰米尔地区的朱罗王朝,如果想进一步向北部,尤其是泰卢固地区扩张的话,终究还是要面临的东遮娄其王朝一战的境地。不过,事情最终以一种看似和平的方式得以解决。公元11世纪后期,两个南印度王朝通过联姻,分别代表泰米尔和泰卢固地区完成了正式合并。

  新建立的王朝,在历史上又被称之为“遮娄其-朱罗王朝”。当然,这次合并其实就是朱罗王朝对东遮娄其王朝的吞并。能够做到这一点,除了得益于朱罗王朝对泰米尔地区的整合以外,更因为朱罗王朝在公元11世纪时,在海外的强势扩张。这使之有机会成为南印度历史上,第一个可以被冠以“帝国”称号的国家。不过相比15世纪时,郑和下西洋以及葡萄牙开的海外殖民事业,朱罗王朝代表南亚次大陆,在东南亚进行的海上征服事件,知道的人却并不多。

  先来回顾下东南亚的地缘特点。整个东南亚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与大陆相连的“中南半岛”;另一部分则是主要包含大、小巽他群岛,菲律宾群岛的“南洋群岛”部分。后者又被西方殖民者称之为“东印度群岛”;前者则因为被认定为是印度和中国之间的大陆,而被西方称之为 “印度-支那”或“中印半岛”。基于地理环境上的区别,今天生活在中南半岛和南洋群岛上的族群,在属性上也有明显的区别。以语言来划分的话,南洋群岛(包括马来半岛南部)属于“南岛语系”民族覆盖区,中南半岛上的民族情况则要复杂些,有属于“南亚语系”的,如柬埔寨的高棉族、越南的京族;有属于壮侗语系的,如泰国的泰族、老挝的佬族;也有属于汉藏语系的,缅甸的缅族。

image.png

  中国和印度,是整个东南亚民族的来源地。从时间关系上来看,南岛语系民族迁入东南亚的时间最早,在受到后来民族挤压后,向南渡过马六甲海峡,并一步步向整个南洋群岛扩散。这其中各民族的来源地究竟是哪里,又是个争论不休的事情。好在这些太过久远的血统问题,并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相同的种族背景,也不会为这些民族的融合制造障碍(如印度那样)。我们更加关心的,是进入文明时期的东南亚,是如何接受外来文化影响,印度在这当中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海洋贸易是远距离传播文化的重要载体。印度半岛漫长的海岸线,以及身为西方贸易重要产品出口地的地位,使其很早就成为了世界海洋贸易的重要参与者。开放性结构及内部的分裂性,也是印度半岛能够发展海洋贸易的重要原因(有多文化、经济形式共存的空间)。就这一点来说东南亚的情况与印度类似,只是基于印度的文明层级更高,东南亚地区的这个地缘特点,更容易使之成为外来文化的接收地。同时,征服了恒河下游的印度雅利安文明,也通过陆地线路,经缅北向中南半岛渗透。这双重优势,使得印度文化在东南亚的早期传播要比中国更为据优势。侧重于自身大陆属性的中央之国,更多只是在越南半岛北部的红河平原占据优势。

  在生产力落后的古代,宗教信仰几乎是每一个民族文化的必然组成部分,也因此成为了文化渗透的主体。经由贸易传播,最迟在公元前的印度孔雀帝国时代,印度教和佛教就已经成为东南亚很多地区的主要宗教了。比如东南亚历史上第一个强大王国,公元前1世纪建国的“扶南”。以及扶南衰弱后,同样在湄公河中下游地区崛起的“真腊”,印度教都享有国教的身份。

  在印度本土所经历的,长达千年的婆罗门教/印度教,与以佛教为代表的“沙门思潮”宗教之间的竞争,同样也在东南亚延时上演。只不过,东南亚整体黄种人属性的特点,本身对于具有种族隔离作用的“印度教”并没有刚性需求。所以更具平等思维的佛教,最终取得了主导地位。当然,毕竟印度教曾经在东南亚兴盛一时,二地的地理环境特点又有诸多相似之处。今天我们依然能够在中南半岛的佛教国家,看到一些印度教文化的遗存。比如泰国最著名的宗教标志“四面佛”,其实就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中被边缘化的“梵天”;印尼的戏剧舞蹈在分类上,属于印度教舞系等。

image.png

  需要说明的是,东南亚尤其是南岛部分,并非只是海洋活动的被动参与者。包括南洋群岛在内,分布于台湾岛以南的整个印度洋、太平洋岛屿之上的“南岛语系”民族(又称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能够充分体现这一族群的海洋属性。最迟在公元1世纪,为独木舟一侧或者两侧加装“弦外支架”的技术(以在恶劣气候中保持舟体平衡),就已经帮助“南岛语系”民族从东南亚地区向外扩散了。其中向太平洋地区迁徙的部分,形成了现在分布于夏威夷、新西兰等地的“波利尼西亚人”,向印度洋方向迁徙的,则主要成为了 “马达加斯加人”的族源。

  留在南洋群岛地区的南岛语系民族,主要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岛屿国家的部分,在语言分类上则属于“印度尼西亚语族”,通常情况下,广义的“马来人”就是指向这一族群分类(狭义则是指马来西亚人)。如没有特别说明,行文中所指“马来人”都是指广义层面。

  基于体量关系,岛屿本身很难产生原生文明。其位置也使得其在文明的学习层面,落后于可以海、陆两线接受外来影响的中南半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遮娄其王朝是如何灭亡的?是被谁推翻的

  753年,遮娄其王朝的一名封臣丹蒂杜尔加崛起,推翻了超日王二世的继承人,莫定了拉喜特拉库塔帝国的基石。婆腊伐王朝创立者是从北方来的婆罗门种姓,通过与当地望族的联姻而崛起。从较早的一篇铭文得知,国王施行各种吠陀献祭,包括大规模的“马祭”。由此可见,婆腊伐王朝在雅利安文化的南传与南北文化的交流和融合上有所建树。另有记载,一位国王努力推广农业经济,他赏赐给臣民大量黄金和分配给他们1000头耕牛,以鼓励开垦田地和奖励定居。婆腊伐的首府建志是当时南印度最繁华的都市,它以设计优良、市容整洁、庙宇宏伟,著称于印度,唐玄奘记载:“人户般盛,家室富饶,大小二乘,兼攻习学,天祠数十,外道众多。”

image.png

  在摩哂陀跋摩一世(600-630)统治时期,除了与遮娄其的战争,他还控制着泰米尔纳杜,并成为早期泰米尔文化的主导者和赞助者。他与戒日王是同时代人,也同样是一位颇有名望的诗人,还是戏剧《醉汉的快乐》的作者,并资助开凿出若干最优秀的石窟庙宇。后期的婆腊伐君主们在与遮娄其战争进行的同时,还曾渡海作战,帮助失去王位的盟友锡兰国王复位;与东南亚的海上贸易也一直进行着。婆腊伐和遮娄其都曾兼并对方,但后来都无法保住对方的疆域,可见双方在军事上是势均力敌的。8世纪中,局势发生了变化,泰米尔半岛的潘地亚加入了这场争斗。从公元6世纪起,潘地亚在泰米尔纳杜以南地区逐渐强大起来,此时它不断袭击一蹶不振的婆腊伐。

image.png

  公元9世纪,一度臣服于婆腊伐的朱罗重新堀起,阿送达一世(871-907)还在王子时,谋系了婆腊伐最后一王。南印度舞台上的主角们更换了。朱罗在臣服于婆腊伐期间,一度默默无闻。9世纪中叶,毗圈耶拉耶(约846-871)占据了坦焦尔,自称为“太阳王朝”的后人,宣告独立,成为朱罗王国的统治者。他的儿子阿迭达一世推翻了婆腊伐王朝。907年,阿迭达的儿子波兰陀迦掌权,统治了几乎半个世纪。他出征潘地亚,占领其首都马杜赖。但他的主要对手是取代遮娄其的拉喜特拉库塔。不幸,在他统治后期,拉喜特拉库塔击败了他,并占领了朱罗王国新近得到的北部地区。此后,朱罗王朝沉寂了30年,如潘地亚等一些被征服的地区又纷纷独立。

image.png

  随着985年罗周罗阁一世登基,朱罗王国励精图治,再次强盛。此时,它的主要敌手发生了变化。973年,遮娄其后人泰拉帕先娶了拉喜特拉库塔国王的女儿,后推翻拉喜特拉库塔王朝,取而代之,又一次主宰了德干地区,史称“后遮娄其王朝”。朱罗国卷土重来后,进行了全方位征战。罗罗訚先攻击其罗、锡兰和潘地亚三者的联盟,粉碎了这些王国对西方贸易的垄断。他向西征服了其罗和潘地亚后,向北占领了羯陵伽,然后向南渡海攻击锡兰。这次掠劫性的征战在锡兰造成惨重破坏,彻底摧毁了锡兰的首都阿褥罗陀城。

image.png

  他还曾进行一次对马尔代夫群岛的攻击,这群岛在阿拉伯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他的儿子拉金德拉一世更胜一筹,1014年继位后,继续奉行扩张政策。他击败了后遮娄其,兼并了后者南方诸省,达到了争夺富庶的文吉地区的目的。他甚至发动一次远征,穿越奥里萨,挺进到恒河河畔,并且把圣河河水带回了朱罗首都。他利用强大的海军,跨海远征东南亚的室利佛逝王国,以争夺中国一印度贸易航道的主动权,因为室利佛逝控制着贸易咽喉地马六甲海峡。出征是成功的,朱罗军队占领了沿马六甲海峡的许多战略要地,甚至还征服了下缅甸的勃固地区。

image.png

  至少在11世纪初的一段时期,印度控制着中印贸易通过东南亚海岛部分的航道。拉金德拉的后继者们主要与后遮娄其抗争,争夺的焦点仍是“谷仓”文吉地区。闪电式袭击并进入彼此领地内的老模式反复出现了。朱罗的一次袭击,洗劫了遮娄其的都城卡利亚纳。1050年,遮娄其国王复了仇。直到朱罗国王库洛通加(1070-1118)时期,双方稍稍缓和。库洛通加是朱罗最后一个有作为的国王,1077年他向中国派遣了72名商人组成的使团。自他以后,朱罗王国频受攻击,攻击者是霍伊萨拉王国、卡卡提亚王国和亚达瓦王国。

image.png

  这大概是对朱罗王国的报应,因为上述三国本是遮娄其的封臣,是朱罗削弱了遮娄其而使它们得以独立。经几十年的消耗战后,朱罗已不堪风雨。此时宿敌潘地亚再起,从南方给了朱罗致命一击。13世纪时,潘地亚取代朱罗,成为泰米尔地区的支配力量。戒日王时期结束后,北印度又一次处于诸邦割据的局面。7世纪后,拉其普特人成为霸权的有力争夺者,此后几百年间,他们在印度历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拉其普特,意为“王族的子孙”,是5世纪中叶随呹哒人进入西印度的外族人。还在部落时期,他们就以此名作为尊称。

image.png

  6至7世纪时,这类部落不断吸收外来族的子孙,如希腊人、安息人、贵霜人、塞人、突厥人、波斯人、匈奴人等,他们在血统上与当地人有了混合,在生活习俗上也日益印度化,构成了一个特殊的社会阶级,逐渐形成新的种姓。8至10世纪,他们散布到北印度,融入印度社会,逐步掌握各地军政大权,形成封建王族。他们笃信印度教,骁勇善战。拉其普特一共有36个大族姓,发展至12世纪时,他们是北印度举足轻重的角色。三强争夺曲女城,这是北印度舞台上诸强争雄展演的第一幕。“曲女城”一名出于唐玄奘的汉译,是戒日王时期的首都,它位于恒河上游,今新德里的北边,是当时帝国权力的象征。争夺的三方是普腊蒂哈拉、巴拉和德干地区的拉喜特拉库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遮娄其王朝有着怎样的特点?疆域有多大

  拉什特拉库特取代了遮娄其的地位,称霸南印度达两个世纪。

  公元三世纪起,贵霜帝国逐渐衰落,北印度重新分裂为许多小国。四世纪初,在摩揭陀兴起了笈多王朝,其君主旃陀罗笈多(三ニO一三三O)时,扩大疆土,取得华士城,占领恆河流域中部地区。以后经过多年战争,笈多王朝征服了恆河上游及中印度的一些小国,并且向南印度进攻,入奥里萨,沿东海岸直到马德拉斯。

image.png

  又征略西印度,把领土扩张到阿拉伯海,到五世纪初北印度复归统一。五世纪中叶,中亚的噘哒人开始入侵印度,逐渐占领旁遮普朱木拿河和恆河流域,以至拉贾斯坦、古吉拉特等地,笈多王朝瓦解。六世纪初,噘贴人国家以旁遮普的奢羯罗为首都,疆域西抵里海,是中亚的大国。

  其统治者接受印度的宗教和语言,赚哒人渐和当地居民融合。五二八年,北印度各王公联兵击败贴,此后噘哒势力顿衰,五六七年为突厥和伊朗所灭。六世纪末,德里北面的小邦坦尼沙逐渐强大。戒日王(六O六一一六四七)統治时,拥有象军五千、骑兵二万、步兵五万,不断向外扩张,大致统一北印度,以恆河西岸曲女城为都。

image.png

  中国著名学者玄奘这时往游印度,给我们留下了印度当时情况的宝贵记录。根据玄奘等人记载,印度当时中央集权还较微弱,封建小邦部落很多,“随地称国”,语言风习都不相同。镇压人民的国家机器则已发展,军队由世袭的职业兵组成,刑法有割鼻、断手等各种酷刑,但轻罪可用钱赎买。

  审判还用许多神判法,如把被告沉水或用烧红的铁来烫,如果人沉没或受伤,则有罪,这是原始社会的遗习。戒日王一方面大球侵略杀伐,一方面却崇信佛教印度教,并广为布施,供养僧徒、学者,利用宗教迷信进行欺骗,以巩固统治。他死后,各地纷纷独立,印度陷入长期的分裂之中。

image.png

  从公元三世纪甚至更早些,印度的封建制度就逐渐成长,经过了漫长的发展过程,约于七世纪时形成。公元后最初几个世纪中,印度的生产有了发展。水利灌溉工程修建日多,耕地面积扩大,并且精耕细作。

image.png

  农产品种类繁多,稻米及其他谷物、蔬菜、水果等,应有尽有。中国的养蚕术传入后,印度发展了丝织业,棉织业出品精美,治金、首饰、武器制造等手工业,也很有名。城市众多,商业相当兴盛。正是在生产力提高的基础上,印度封建社会逐渐形成。奴隶制度已然衰落。

image.png

  在公元后最初几个世纪所编的《政事论》中,已经提出不再把自由人变成奴隶的要求,并建议把没有奴隶耕种的王室土地出租给分成农,要求国王下令释放愿交出赎金的奴隶等,反映了奴隶制的衰落。由于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印度一些地方的农村公社也趋于解体。《政事论》反映,儿子的继承权越来越重要,有时父亲还在,就把家产分给诸子,这说明大家庭分裂,小家庭成为经济单位。公社耕地逐渐私有。

image.png

  随着土地私有的成立,公社成员自然要走向分化,发生了土地买卖的现象。虽然在买卖时还规定亲属及本村人有优先权,但同时也说明了土地可以卖到别的村子,公社土地所有制在一些地方已然崩溃了。公社成员分化的结果,少数人富裕,出租土地,变成剥削者。多数人贫困破产,沦落成为佃农,他们由地主供给农具、种子,为地主耕作,只得到收成十分之一,一年劳动,不足以养家糊口,遭受残酷剥削。

image.png

  但是,在商品生产并不发达的情况下,公社成员的分化毕竟是缓慢的,也并不普遍,由公社内部分化而产生的封建主实际上很少。而在封建制度成长的过程中,上层建筑一国家政权起了很大作用。从笈多王朝后期开始,国家越来越多地把土地赐给臣下,使农民日益丧失土地,受封建主的剥削。根据玄奘记载,受地的有文武官吏、学者、僧侣等。

  留传下来的赐地文书,主要属于赐地给寺院僧侣,一般都作为永业。所谓赐地,就是把土地连带上面的人民一起赐与,受地者得在这块地上收税以进行剥削。例如当时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国王钦重,舍百余邑,充其供养。邑二百户,日进秫米酥乳数百石”,是一个大地主。些赐地文书还规定,受地者除有收税权外,还可役使农民服劳役,兴修水利、修筑城堡、官室、桥梁,以及运输等等。

  为了使封建主便于控制人民,有时还规定国家官吏不得进入赐地之中。于是通过赐地,封建主阶级迅速成长。由私家封建主控制的农民,要把国家征收的土地税(一般为收成的六分之一)交给封建主,有时还得交纳一些其他的税,并服各种劳役。封建主还往往随意增加农民的负担,加强剥削。

  另外,也有国家直接控制下的农民,他们因袭过去的公社制度,耕种小块土地,向国家交纳赋税,玄奘说他们“各接世业,俱佃口分”,就是用唐朝均田制下的农民来警喻他们的情况。但当时农民没有变成农奴,统治阶级是通过种姓制度来束缚他们的。种姓制度的变化随着封建制度的发展,奴隶主阶级赖以统治人民的瓦尔那制度,到这时变本加厉。

image.png

  在瓦尔那之下,由于劳动分工,形成了不同职业的社会集团“提”阔提具有严格的等级性和排他性,世袭职业,固定不变,实行集团内婚,并有其内部管理机构和共同遵守的规则。婆罗门与刹帝利内部没有什么劳动分工,所以阔提主要是两个下层瓦尔那分化形成的。有些行业属于吠舍瓦尔那,地位较低的铁匠、陶工等则属于首陀罗瓦尔那。

image.png

  一些社会地位最低,从事各种被目为贱役的人,形成了不可接触的阁提即“贱民”。殿民处境最为悲惨,住在偏僻之处,进入城市热闹地方要木作响,告知路人躲避他。劳动人民各阁提之间的排他性和隔阅性,有利于封建统治阶级的统治和剥削。

image.png

  在一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阁提分化生,变得日益复杂,至今数达几千。不可接触的贱民阶层,今天也还有几千万人。印度教婆罗门教与佛教长期融合的结果,产生了印度教。四世纪以后,随着封建生产关系的形成,印度教逐渐发展。

  佛教在它的发源地印度却衰落下去。印度教和婆罗门教一样,不是由某个教主所创建的思想体系,而是在社会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宗教信仰、哲学、文学、风俗习惯等等的综合。印度教的经典包括史诗,赞歌、神话、传说以及哲学、伦理方面的著作,编纂往往经多人之手,形成的年代大都经过若干世纪,内容庞杂而互相矛盾。

image.png

  印度数也宣扬“业”和轮回的思想,而摆脱轮回的途径有三:知识之道一一对物质和精神进行哲学的探讨,行为之道社会各等级严格按照规定进行不同的活动;虔诚之道一一对神表示虔诚信仰,就能博得神宠,达到解脱。封建统治者通过宣扬行为之道对广大人民约東控制,迫使各阶层人民安于“本分”,不起来反抗,虔诚之道要求对神赞颂礼拜,因此雕造神像,营建寺院,施舍钱财,举行繁冗豪华的祭祀仪式等等就成为风尚。

image.png

  统治阶级利用这些行动炫耀财富,进行欺骗,贫苦人民则为表示虔诚而被挤干最后一滴血汗。印度教的主神有三:梵天主管创造世界,毗湿奴主管维持世界,湿婆主管破坏世界,鼓吹信奉后两个神的教派尤为流行。印度教主张每个神可以有无数化身,把起源于印度的不同宗教的主神,都当作印度教主神的化身,把各宗教作为印度教发展过程中的较低阶段,从而使印度教和其他宗教调和统一起来。

  由于农民和手工工人辛勤劳作的结果,封建社会积累了较多的财富,封建统治阶级得以肆意挥霍享受,过着比奴隶主更加奢侈腐朽的生活。人身官能上的享受,是印度教所宣扬的人生四个目的之一。湿婆既是苦行之神,又是舞蹈之神,就反映了这种思想。

image.png

  马克思指出,印度是一个淫乐世界和一个悲苦世界的结合,“这样奇怪地结合在一起的现象,在即度斯坦的宗教的古老传统里早就显示出来了。这个宗教既是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自我折磨的禁欲主义的宗教”。被压迫剥削的劳动人民如果遵守印度教的教条,就会麻痹斗争意志,幻想来世;而统治阶级也利用印度教宣扬的人生目的,肆无忌惮地沉溺于纵欲享乐,醉生梦死。

image.png

  印度的封建分裂中七世纪后期,北印度出现分裂割据局面。从印度西北部兴起一些氏族,保有军事组织,受各地方贵族的招纳,为其服兵役,这些人号“拉其普特”(意即贵族子弟)。他们势力日大,在北印度建立许多小邦,割据称雄,时起战争。

  其中最重要的是八世纪兴起的补罗提河罗王朝,占领曲女城,据有恒河中游大片土地,和东部孟加拉地方的巴拉王朝展开长期斗争。十世纪初,补罗提诃罗势力最盛,在北印度称雄一时,于十一世纪时被入侵的伊斯兰教徒击败,遂致灭亡。

image.png

  南印度一直严重分裂,没有出现过比较稳定的统一政权。六世纪末有遮娄其王朝兴起,初只据有克里希纳河上游今孟买附近地区,国王补罗稽含二世(六O九——六四二)在位时,向北扩张到纳巴达河,向南一直到科佛里河,南印度大部在他政权统治之下。

  八世纪时,遮娄其击败了南下的伊斯兰教徒,但后为拉什特拉库特王朝所灭。拉什特拉库特取代了遮娄其的地位,称霸南印度达两个世纪,和阿拉伯人保持着友好贸易往来。

  九世纪时,阿拉伯旅行家往游南印度,把拉什特拉库特国王、巴格达哈里发、东罗马皇帝和中国皇帝并称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统治者。到十世纪后期,他的势力逐渐衰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遮娄其王朝统治时间最长的君主超日王六世是克什米尔大诗人比尔诃那的庇护者。比尔诃那写了一部18章长的长诗《遮娄其王朝史》来为他歌功颂德,诗中保留了一些关于遮娄其王朝的史料。

相关新闻阅读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