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战役

"

  香港战役(英语:Battle of Hong Kong,日语:香港の戦い),又称香港攻防战、十八日战事、香港保卫战,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进攻英属香港所发动的战役。

  1941年11月6日,日本中国派遣军第23军奉命制定攻占香港的计划,并在该月底完成作战准备。12月8日凌晨4时,日军发起攻击,空军轰炸德机场的英机,夺得制空权。第二遣华舰队在海上封锁香港。9日进攻英军各据点,12日突破守军主要防线。14日占领九龙,并炮击香港。18—19日登陆并占领香港岛东北部。21日切断水源。25日下午7时30分英军投降,日军占领香港。

香港战役

香港战役——日军进攻英属香港所发动的战役

香港战役的起因是什么 香港战役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香港战役(英语:Battle of Hong Kong,日语:香港の戦い),又称香港攻防战、十八日战事、香港保卫战,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进攻英属香港所发动的战役。

image.png

  1941年11月6日,日本中国派遣军第23军奉命制定攻占香港的计划,并在该月底完成作战准备。12月8日凌晨4时,日军发起攻击,空军轰炸德机场的英机,夺得制空权。第二遣华舰队在海上封锁香港。9日进攻英军各据点,12日突破守军主要防线。14日占领九龙,并炮击香港。18—19日登陆并占领香港岛东北部。21日切断水源。25日下午7时30分英军投降,日军占领香港。

  香港的陷落使香港暂时脱离了英国的殖民地统治,进入香港日治时期,英国彻底摒弃了对日绥靖政策,竭尽全力在远东太平洋战场上协同中美等盟国进行反法西斯战争,有力地推动了战争的胜利进程。香港陷落,使中国大陆丧失了海外援助的重要据点。

  战役背景

  日军侵占香港战略的确立

  香港是中国大陆的门户,英国的远东经济枢纽和政治、军事前哨阵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抗日战争爆发后,随着中国最大海港-上海及其首都南京的先后陷落,“香港成了迁至四川腹地的重庆政府与英美等国保持联系的唯一门户,同时作为援蒋物资的中转基地(战争初期,约75%的援物资都是经广九铁路运至广东的)不可缺少的重要地位或宣传、谋略基地,更加处于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为切断香港通往中国大陆的物资供应线,在物质和精神上予蒋介石政府的巨大打击,迫使其早日屈降;同时解除日军因“恐惧盟军将香港变为亚洲的海军基地”,而对其侵占亚洲的计划构成的重大威胁,早在中日开战后不久,特别是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日军便开始了对香港的封锁,经常轰炸珠江及深圳一带,封锁所有河流和铁路,并于1939年2月攻占海南岛,切断香港与海外的联系,在香港建立特务机关,收买汉奸组成“第五纵队”;利用香港秘密组织“洪帮”,发给武器,企图在内部进行扰乱颠覆活动(后因计划泄露被迫取消)。

  1939年12月14日,由日军参谋本部拟订的关于1940年度的作战计划中正式将香港作战列为“对华作战中,英法参战时的作战要领”,中的一部分,规定:在战争开始之后,应立即以空军摧毁香港附近的敌空军部队并努力歼灭敌人在停泊中的舰艇;陆军方面以在广东附近作战的第23军一部为主,从九龙正面攻占香港,并与海军协同进行。具体作战设想是:1、使用约两个师的基本兵力,先从九龙半岛方面进行攻击,然后攻占香港;2、根据情况,可由香港岛南岸直接登陆或者对香港岛也可能只限于封锁作战;3、在进攻中,考虑如能用“水”(指截断水源) 或其他手段攻胜最为上策。

image.png

  1940年6月22日,日本第23军第18师团实施广九作战,在广东宝安南突袭登陆,攻占了与香港接壤的边境城镇深圳,完全封锁了香港。随即,日军开始对攻占香港所需的作战资料进行调查,调遣航空部队、海军舰艇和攻城重炮等战略物资。同时,“充分掌握了香港军事实力的详细资料,甚至连炮台位置也了如指掌。”1941年2月4日,日军一部在大亚湾登陆,侵占淡水,切断了香港通往韶州的运输线。

  1941年8月16日,日本制出《帝国国策施行要点》,由9月6日御前会议加以批准。11月5日,御前会议批准了11月1日由大本营和政府联席会议通过的《帝国国策实施要领》,“决心对美、英、荷”一战,并预定12月初开战。此外,还批准了《帝国陆军作战纲要》。其中规定,对南方作战的目的在于占领美、英、荷在远东的主要基地,菲律宾、关岛、香港、爪哇、苏门答腊、帝坟岛等地。

image.png

  英国对香港的战略防御

  与日军为攻占香港厉兵株马志在必得的态势相比,英国对香港的战略防御工作,显得迟缓单薄。英国本土为应付德国的攻势,英国在远东对日本实行绥靖外交政策。一战结束后,在华盛顿会议上签署的《五国海军条约》中曾规定:英国不得在香港及东经110度以东的太平洋岛屿修建海军基地和新的要塞,这一条款使“香港政府在防卫日本方面更欠缺全面和有系统的计划,防卫工作一直停滞不前”。

  1933年,英国虽然通过“伦敦海军会议”废弃了华盛顿条款的规限,可面对远东的日本和在西欧迅速崛起的德国法西斯两方敌人的威胁,英国把保住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不屑为重整军备花费更多的金钱”,企图通过绥靖外交,弥补国防力量的不足。在远东防御上持消极备战的思想心态。一直未有关注到香港的防卫问题,而以承认“伪满洲国”和日本在华北的特殊地位“,与日本签订 《英日海关协定》、《有田-克莱琪协定》 等出卖中国主权的或大绥靖行动,幻想换取日本的同情,“弥补其远东防御的空虚状态,以达到保卫英国远东利益的利己目的”,并作出了不支持中国抗日的承诺。

image.png

  1939年,香港开始征召男丁入伍,组成义勇军;1940年,超过55岁的男丁也被征召,组成休斯兵团。1940年8月,日本正式提出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的口号。9月,日军进驻印度支那北部,迈出了“南进”第一步。此时英国才在中国政府的建议下同意加强马来亚、新加坡和香港的防御,于1940年11月成立英军远东司令部,由空军元帅色法姆大将担任司令,陆军少将玛尔特比(或译莫德庇)任香港英军总司令,英国在香港的空军加强了对香港西北的虎门地区、西南的万山群岛、以东三门岛等地的空中侦察,以掌握日军在陆上及海上的动态。10月,在香港的英军增强了对岛内及四周海岸的防御部署,进行了防卫训练和演习。由于时间短和英国保卫香港计划的基本指导思想是“尽可能长期地拒绝日军使用香港海湾”、“香港只能作尽可能长期保持的前哨阵地“,因而香港的防卫并未得到切实地加强。

image.png

  战役起因

  1941年7月2日,日本御前会议正式通过“南进”战略(《适应形势演变的帝国国策纲要》),11月5日天皇批准参谋本部上奏的对美、英、荷开战的作战计划,6日日军参谋总长彩山光大将向中国派遣军及华南方面军发布了攻占香港的“大陆命第557号”:以第23军司令官指挥的第38师团为基干部队协同海军,进行攻占香港准备,作战准备大致应在11月底以前完成,开战时间在日军进攻一马来亚后即刻进行。12月2日,日军大本营给中国派遣军下达攻占香港的命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香港战役的过程如何 香港战役的结果是什么

  战役过程

  综述

  香港之战从1941年12月8日开始至25日英军投降,可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

  九龙半岛之战 (12月8日至13日)

  1941年12月8日7时20分,由队长土生秀冶大佐率领的第23军飞行队第45轻轰炸机队每机携带50公斤类型炸弹6枚在第10战牛中队掩护下,以轰炸九龙德机场、袭击英军飞机和香港周围的英舰为目标,于广州天河机场蜂涌而起直飞香港,可当天香港上空有云,机场目标模糊,日轰炸机的弹着点大部分在市街上,对英军舰艇的袭击亦因舰炮的猛烈阻击未中目标。

  在此情况下,担任掩护任务的战斗机在队长高月光少佐的指令下,利用英军战斗机未起飞的有利时机,进行低空搜索,发现机场附近分散停放着14架飞机(包括5架军用飞机),即组成攻击航线,对地面目标进行轮番扫射,结果12架被击中起火,2架严重破损。日空军第一次出击,使英军飞机损失殆尽,完全丧失了制空权。

image.png

  在日空军袭击启德机场的同时,由步兵团长伊东武夫少将指挥的38师团第一线部队(伊东支队) 2个联队(第228、229、230联队) 在北岛中将的炮兵部队掩护下,于深圳附近分兵两路,向深圳-新界边境推进。英军在九龙半岛的防守部队是瓦列斯准将的香港步兵旅及罗申准将的加拿大旅一部,12月8日5时30分驻港英军接到日军已在马来亚登陆的电报后,迅即进入战时状态。7时20分,边境少数警戒部队按瓦列斯的撤退命令,炸毁了大埔公路和九广铁路,并动用蝉号炮舰对岸轰击,企图延滞日军的进军速度,随后向半岛中南部的主阵地撤退。于是,伊东支队兵不血刃地突破边境并向南推进,当天晚上抵至大帽山以北的锦田、竹坑、大埔头、南坑一线。次日10时30分,酒井隆司令官在广州下达了进攻英军设在大帽山以南的醉翁防线的命令,攻击准备时间预定为一周。

image.png

  1941年12月9日21时半左右,38师团中路主力土井大佐的第228联队抵达位于“醉酒湾防线”左翼中段的城门碉堡前沿,根据收买的当地线人提供了的情报,第228联队在未向师团指挥部请示的情况下,趁雨夜从大帽山和草山之间穿过,向英军防线中里固设防的255高地进行突袭,英军利用有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机枪掩体拼死抵抗,双方激战2小时,23时半日军占领了高地;接着日军闯入英军主阵地303高地,因遭到有力抵抗行动受阻,部队伤亡较大。土井独自行动遭到阻击的消息传到38师团和23军司令部后,上下极为震动,师团长佐野于10日凌晨4 时20分和6时零5分连续发出撤退令,土井却以部队士气旺盛,英军有撤退迹象、利时机继续进攻,以扩大战果。

image.png

  防守醉翁防线的英军利用里固的防御工事、阵地内的山炮、海面舰炮及香港岛赤柱等地的远射程大炮连连反击;同时,香港当局起用了囚禁的中国军人,他们约500人。抗战初在华南区同日军作战时,因越过深圳的边界而被香港方面解除了武装,并暂时囚禁。

  1941年12月10日,英军指挥官得知城门碉堡失守后,命令昂船洲炮台向城门碉堡开炮,企图压制日军的攻势,义勇军部分炮弹打入了在碉堡南侧金山的英军阵地。此时,占据城门碉堡的日军趁机架设山炮,一并轰向了金山守军,导致金山守军遭遇较大伤亡。

image.png

  在上井拒不撤军并与守军相互对峙的情况下,佐野只好命令第230联队从大帽山以西攻向英军主阵地,协助228联队围歼防守防线的英军,其中一部快速迁回南进,攻占了青衣岛,第229联队则在九龙半岛东侧渡过潮水湾,迅速攻向九龙东南的鲤鱼门角,对九龙守军形成扇形包围,形势开始对英军不利。英军司令玛尔特比在报告总督杨慕琦之后,于12月11日12时30分下令将“半岛旅”撤出九龙至香港组织防守。昂船洲炮台继续发炮,掩护英军的撤离,在与日军激烈交火中,大部分炮台设施遭到摧毁。11日下午,香港义勇军破坏了炮台后,乘船横渡维港,安全抵达香港岛。此时,活跃于九龙城内的日本“第五纵队”乘机进行颠覆破坏活动,劫恃武器弹药,制造爆炸事件,并在九龙南端最高的建筑物-半岛酒店的顶层挂上日本的太阳旗。时尚未撤退的九龙市区守军“猛一抬头见太阳旗在南端上空升起,以为遭到夹击,前无退路,后有追兵,便慌乱地作鸟兽散了”。

image.png

  随着英军的撤退,日军中路主力长驱直入九龙市,12月13日九龙半岛全部为日军占领。

  第二阶段

  香港岛之战(12月18日至25日)

  日军以5天攻下九龙要塞后,一面在九龙城内烧杀抢掠,同时部队进行休整的补充,作渡海进攻香港岛的准备。

  1941年12月12日晚,英日双方隔维多利亚港海面互相炮击,日军的炮火漫无目标地狂轰乱射。第二天上午9时许,一艘插着“和平使者”白旗的小艇,载着日本军使多田中佐等三人及被挟持的香港总督私人秘书李氏夫人,以九龙油麻地码头驶向香港岛进行劝降。港督杨慕琦拒绝。

image.png

  1941年12月14日,日军飞行队全部出动对香港西端的戴维斯要塞炮台和维多利亚市街狂轰滥炸。

  1941年12月17日,日军再遣军使劝降仍无结果。17日20时整,第23军指挥所下达了登陆作战命令 。

  1941年12月18日,日军第2遣华舰队在港岛南面出现,佯装从南侧登陆,干扰英军判断。20时40分,38师团三个步兵联队以炮兵密集火力作掩护,分3个航渡总开始渡海作战,选择从香港岛北岸的太古、北角等地登陆,向守军实力较弱的印度籍拉吉普营发起猛攻,经过1小时,日军第一批部队在付出重大伤亡后登陆成功。当晚,守军以固定设防的部队和机动部队,在坦克配合下与日军在登陆场附近展开肉搏和巷战。在当夜的激战中,日军相继占领鲤鱼门要塞、西湾炮台,并向南大潭及浅水湾推进。拉吉普营营长卢连臣中校率领印军沿柏架山道撤退。

image.png

  1941年12月19日拂晓,英军2艘鱼雷艇击沉日军几艘航渡船,全岛炮兵亦集中火力轰击日军铜锣湾登陆场,经英军这一反击,日军被迫停止白天航渡。占领登陆阵地的日军地向港岛调兵遣将,占领了港岛东部沿海阵地和3座山头,英军东旅向南撤退,旅部迁至香港岛赤柱。日军集结优势兵力,向侧翼暴露、防线出现漏洞的英军西旅发起猛攻,英日双方爆发了激烈的争夺,于19日上午10时左右,日军230联队占领了西旅指挥所。

  1941年12月20日至25日,日军集中了北岛重炮部队,飞行队和新见中将的海军第2遣华舰队配合步兵进行大规模的攻坚战;守军则利用香港岛上构筑的145处永久性和半永久性火力点层层抵抗、机动部队相机出击,消耗迟滞进攻的日军,双方伤亡惨重,战况呈胶着状态。英军相继丢失炮台山、金马伦峡、马己仙峡、礼顿山等防线,兵力基本龟缩至太平山部分阵地和赤柱半岛一带。

  日军大本营原以为登陆一旦成功,英军即将投降,然而直到登陆后第3天(21日) 战况仍不明朗,极为焦虑和不满。21日午后,陆军省人事局长富永恭次中将来到九龙第23军指挥所,指责该军作战指挥不力,欲电请首相兼陆军大臣的东条英机撤换有关指挥官,在富永的责备和敦促下,23军38师团的参谋人员相继到第一线协助指挥作战。

image.png

  1941年12月22日,日军决定综合全部力量于25日下午向香港岛发起总攻。随即渡海南进的日军第230联队的江头少佐第大队与瓦列斯守军在香港岛南端的赤柱半岛进行了攻防战,至24日晚,日军进占了赤柱半岛中间的168高地,与香港岛北部的日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圣诞节的前夕,隐藏在香港市内的日军侦察人员发现不少处有英军在组织舞会以行庆祝,因而23军的炮兵队于24日夜间彻底对香港进行扰乱性的射击。当晚日军派遣被扣留的英退休炮兵军官、九龙造船厂的负责人玛纳斯和香港评议会执行委员西路兹列到港督府做最后一次非正式劝降,乃日晨杨慕琦会见了两位劝降者,并召开防卫委员会,对投降问题进行咨询,结论依然是“置之不理”。

  1941年12月25日下午,日军发起总攻,23军飞行队及全体炮兵对仓库山峡、湾仔山峡、歌赋山、扯旗山、西高山进行了集中轰炸和炮击,英军主要阵地相继丢失,重武器所剩无几。同时日军还占领了香港岛黄泥涌贮水池,切断了英军水源,彻底切断了英军东旅和西旅,其先头部队已攻进香港市区,守军弹尽粮绝,极度疲惫。英军司令玛尔特比感到再也无法抵抗,港督杨慕琦亦“根据英美在东南亚连连失利,与上海、天津等地已失去了联系,香港已成为无援的孤岛等情况,感到失败已成定局,因而决定停止抵抗”,并于17时50分派军使前往38师团与日军师团参谋长阿部大佐商谈投降事宜,18时20分港督杨慕琦亲自到38师团司令部,正式表示无条件投降,19时整与23军司令官酒井隆在九龙半岛酒店签订了《停战协定》。

image.png

  驻守赤柱的英军东旅指挥官华里士准将虽接到投降命令,要求进一步确认消息,但通讯已经中断,英军指挥部杳无音讯。华里士便继续指挥赤柱炮台的3座9.2英寸口径大炮轰击日军,造成了日军较大伤亡。直到26日凌晨,华里士的副官将投降手令带回,东旅宣布投降,并交出了所有武器。

  战役结果

  香港之战后共18天,其伤亡情况为:日军战死683人(一说692人),伤1314人(一说1662人);英军阵亡1555人(一说1679人),1042人失踪,10818人被俘。

  1941年12月25日,港督杨慕琦在半岛酒店签署降书后,日军司令官酒井隆中将在12月28日颁布《波集作命甲第225号》,并于翌日成立军政厅,香港正式进入日治时期。

  香港沦陷,中国一些爱国进步民主人士和文化界人士困在香港,1941年12月8日,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分别电示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迅速作好应变准备,将这批人士抢救出来,经澳门、广州湾(今湛江港)或东江转入大后方。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立即派出武工队员、交通员进入港九地区。从1942年1月5日开始,武工队员首先把这批人上分批由香港送到九龙交通站。11日,第一批文化界人士茅盾、邹韬奋、戈主权等数十人离开九龙市区,通过日军封锁线,安全到达宝安白石龙抗日根据地。文化界人士和民主人士及其家属共800余人被抢救出来,此外,国民党官员和家眷等10余人,国际友人近100人也被抢救出来,安全回到大后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有关于香港的评价有哪些 香港战役的影响是什么

  战役评价

  香港之战是二战中英日两国间的一次地区攻防战,由于英军在战前缺乏严密的军事防御,致使敌我力量悬殊,战争中处处被动,终于导致了香港的迅速沦亡。值得称道的是,以英、印、加等国人民组成的守港军队在气境嚣张的强敌面前“非常沉着冷静而且极为勇敢,不少人战斗至最后而自杀,亦不肯放下武器”,表现了对法西斯侵略者同仇敌忾的英勇献身精神。(王辅《日军侵华战争》)

image.png

  香港之战虽以日寇对该地的攻占而告终,使美丽的“东方之珠”陷入侵略者魔掌达三年零八个月,人民饱受了苦难,中国的抗战亦因这条国际供应线的中断而变得艰难曲折。但是,从整个反法西斯战争的全局和进程来看,香港的陷落又是不幸中的幸事,付出惨重代价的英国从此彻底摒弃了对日绥靖政策,竭尽全力在广阔的远东太平洋战场上协同中美等盟国进行反法西斯战争,有力地推动了战争的胜利进程;而日本虽在太平洋战争初期。冒险得逞,战果赫赫,但以政治和战略上看,日本以蛇吞象,重兵陷在中国战场不能自拨,又四面树敌,结果是“先赢一着,输了全盘”。(吴于度、齐世荣《世界史-现代史编》)

image.png

  战役影响

  香港的陷落使香港暂时脱离了英国的殖民地统治,进入香港日治时期,随后日军在相关发行军票、实行配给制度。1941年12月26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本地货币。1942年1月港元和军票的兑换率为2兑1,可是在1942年7月24日起兑换率变为4兑1兑换率骤降,使香港人被略夺得更贫穷。日圆军票于1943年6月1日成为唯一货币,港元变为非法,藏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日用品的价格必须以日圆作单位。至1945年日本投降时,被强迫兑换的日本军票总值超过当时币值的57亿港元。由于食物短缺,为了缓减人口压力,1942年1月日占军民治部成立“归乡指导委员会”,软硬兼施强迫大量市民归乡,被迫驱逐至中国大陆。1945年,香港的人口仅剩下60万,比被日军侵占前的1941年减少约100万,日军在香港期间大规模杀害英军伤兵(圣士提反惨案)、制造了银矿湾等惨案。

image.png

  英国彻底摒弃了对日绥靖政策,竭尽全力在远东太平洋战场上协同中美等盟国进行反法西斯战争,有力地推动了战争的胜利进程。香港陷落,使中国大陆丧失了海外援助的重要据点。

  1942年2月3日(一说2月2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港九大队在西贡黄毛应村的教堂宣布成立,下辖长枪队、短枪队、海上中队、城区地下武装队(市区队)和情报队等5个中队。香港沦陷时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团结香港同胞坚持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游击基地,在海上和陆上不断打击日本侵略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香港战役中英日双方伤亡如何 日本是怎么打败英军的

  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了对香港的攻占,当时的香港还是属于英国的殖民统治。香港是中国大陆的门户,也是海外援助的重要据点。日军为了侵占香港早已经是蓄谋已久。

image.png

  在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日军便开始了对香港的封锁,还经常性的对珠江和深圳一代进行轰炸。并且连续香港的“洪帮”和汉奸,扰乱香港的秩序。

  此次作战日军的第38兵团、第51师团,以及出动重型轰炸机29架、战斗机9架、轻型轰炸机27架,总兵力3万左右,以势在必得之势,进攻香港。

image.png

  此时的英国守军为1.4万人左右,包括有英军2680人、印度军约3350人,华人部队约750人,义勇军约1720人。1941年12月8日7时20分,日军轰炸了九龙德机场、袭击英军飞机和香港周围的英舰。这是日空军的第一次出击,便让英国完全丧失了制空权。与此同时,日军中路主力直入九龙市,随着英军的撤离,12月13日的时候,九龙半岛被日军占领。

image.png

  日军攻占九龙后,对九龙城内是烧杀抢掠。随后日军曾两次举着白旗,来到香港进行劝降,这两次都被港督杨慕琦拒绝。1941年12月25日下午,日军发起总攻,并切断了英军水源,还切断了英军东旅和西旅,其先头部队已攻进香港市区,守军弹尽粮绝,极度疲惫。到18时20分港督杨慕琦亲自到38师团司令部,正式表示无条件投降。

image.png

  此战一共历时18天,其中日军伤亡约1997人。英军伤亡2579人左右,10818人被俘。此时的香港正式进入日治时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香港的陷落使香港暂时脱离了英国的殖民地统治,进入香港日治时期,随后日军在相关发行军票、实行配给制度。1941年12月26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本地货币。1942年1月港元和军票的兑换率为2兑1,可是在1942年7月24日起兑换率变为4兑1兑换率骤降,使香港人被略夺得更贫穷。

相关新闻阅读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