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原阻击战

"

  根据63军189师师史数据,该师在铁原阻击战中的伤亡人数约5000余人。考虑到该师是阻击战中伤亡最大的部队,而在右翼的187师仅仅承受了联合国军一天的进攻。188师则一直作为军第二梯队,在阻击战临近尾声时才投入战斗,因此187、188师的伤亡远小于189师。因此初步估计,63军在铁原阻击战的伤亡约10000余人。与此同时,志愿军其他阻击部队,如20军在华川、64军在开城、65军在涟川、15军在芝浦里以及人民军的第2、5军团都与联合国军爆发了激烈战斗,成功阻击了联合国军的疯狂反扑,使得中朝联军在第五次战役后期的不利局面得到彻底扭转。

铁原阻击战

铁原阻击战——朝鲜战争中的一次防御作战

在铁原阻击战中,为什么马兆民想从团长想自降为排长?

  1951年4月下旬,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但此次战役打得并不顺,南方的军队几乎一触即退,志愿军没能取得较大战果。实际上,南方军队此时已掌握志愿军攻击规律,采用“磁性战术”,吸引并消耗我志愿军的补给。

  志愿军主动撤出了战斗,但南方军队几乎在同时发起强势反击,补给几乎耗尽的志愿军,在“联军”机械化部队面前,面临被追着打并分割包围的危险。

image.png

  艰难时刻,志愿军第63军临危受命,从5月29日起在半岛的涟川至铁原一线,阻击武装到牙齿的联军。63军官兵同样是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的部队,此时人困马乏,但他们必须坚守战线,因为他们需要掩护参加志愿军数十万将士撤到后方,并保障铁原以北后勤基地的安全。

  63军当时兵力2.4万,他们要在弹药口粮无补充的情况下,挡住5万余武装到牙齿的人的联军,难度可想而知。在半岛中间线附近的铁原,他们利用山峰做阵地,将187师、189师放在一线,188师作为预备队,摆开了防御阵形。

  虽然有险可据,但联军的炮火过于猛烈。参战老兵回忆:以往在国内打仗,炮弹声音可以分辨,但美军的炮就像刮风,一刻也不停。此时,美军急于向前推进,由于受到189、187师的顽强阻击,他们把所有能用的装备都用到了战场上,进攻接近于疯狂。

image.png

  前线部队很快顶不住了。没两天,63军军长傅崇碧询问189师师长蔡长元前方战况,师长只回复军长:“把二线阵地准备好。”他没有请求增援,因为即使增援上来,也没有阵地可守了。

  6月3日晨,作为预备队的188师563团被派上去布置二线阵地,563团1600余人奉命在高台山阻击联军。这个团此时已减员近半,他们出国时有2800多人,计有1200多人牺牲或负伤。

  高台山是一片扼守咽喉的山区,在主峰前有3座可以依托的高地,高地中间的山谷较平缓,是美军机械化部队前进的必经之路。为此,563团在其中两个高地上,派出1连2排12人和8连50人各守一处。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生死大战。

  别看人不多,这两个高地的几十名志愿军官兵,硬是顶住成千上万美军,让他们寸步难行。进攻的美军,是大名鼎鼎的骑兵第1师。这支部队被美军视作王牌,基本上没吃过什么大亏,可面对几十人坚守的两个高地,他们却连续3天3夜无进展。

image.png

  志愿军靠什么顶住美军的?原来,他们发现美军打近战不行,于是在美军炮击时,就躲在地下工事,待炮停后美军步兵冲锋,一直等到对方只相隔20多米的时候猛烈反击,打得美军哇哇大叫,基本上每次都丢下几十具尸体就撤,然后又是炮击、又是冲锋、又是撤退。

  美骑兵1师3天拿不下两个小高地,当然是奇耻大辱,于是进攻更加猛烈。563团各阵地的官兵都不好过,打到艰难时,面对各阵地的求援,已经无兵可派的团长马兆民向师长报告:我准备组织机关干部组成一个排,我当排长顶上一线!

image.png

  师长没有同意马团长的请求。563团官兵弹尽粮绝,凭着顽强的战斗意志阻击敌人7天7夜,全团官兵上去时1600余人,撤出阵地时仅剩247人。

  撤到后方时,有个连队准备开连务会,幸存的战士报告:“连长,就剩下这几个人了,开班务会就行了吧?”

  听到这话,连长的眼泪夺眶而出

  铁原阻击战有多壮烈?一个连打得只剩一个班,连长热泪长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铁原阻击战的伤亡情况如何?63军以伤亡20000人的代价阻击美军50000人

  1951年5月27日,为掩护刚刚完成第五次战役的志愿军主力回撤修整。第63军24000多名将士,接到死守铁原15到20天的命令,以阻挡5万“联合国军”的疯狂反扑。此时的63军军长是傅崇碧,63军下辖187、188、189三个师。

  当时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共有5万多人,并配备各种火炮1300多门、坦克180辆,并有强大的空中支援,而此时的63军经过一个多月的行军作战弹药、粮食已经消耗殆尽。

image.png

  5月28日起,63军将士在铁原前方的丘陵地带,死死挡住了“联合国军”的去路,掩护主力部队重建防线。这一挡,就把包括几乎所有世界军事强国的最精锐部队,阻挡在铁原城外十三天。13天,够军事强人萨达姆的军队投降两次了。

  6月11日,就在187师炮击美军阵地的当天,李奇微下达了暂停超越铁原线发动攻击的命令。被美国《时代周刊》誉为“第二个仁川”的作战计划,彻底的宣告失败。

  其实,李奇微下令停止进攻,是很无奈的。经过十多天的阻击战,63军牢牢挡住了美军的进攻箭头,为志愿军争取到了时间。

  此时,志愿军第20军和第15军,也分别到达阻击阵地,并对“联合国军”展开阻击战。志愿军已在伊川地区重新构建稳固的防线,同时美军打到此时也已经精疲力尽,曾有多次遭到志愿军夜袭,美军连哨兵都在呼呼大睡。

image.png

  悍不畏死的中国军人,刁钻的战术,崎岖的道路,美国大兵从来没有打过如此艰苦的战斗。

  6月13日,志愿军战略转移的目的已经完全达成。按照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63军开始从铁原撤离。铁原阻击战的大幕终于落下。铁原阻击战是63军军史中,规模最大、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战斗。经过战场战斗,军长傅崇碧整整瘦了25斤。而63军的将士们,也从入朝时的52000人打到只剩下不到3000人。

  6月14日,63军奉命到达伊川修整。当彭德怀风尘仆仆地感到伊川,看望这支残破的部队时,看到的都是一个个赤脚光背,衣衫篓缕的战士。彭德怀含泪说到:“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我彭德怀感谢你们!你们是真正的铁军!”

image.png

  要不是铁原阻击战,那第五次战役很可能会全线崩溃!甚至会退到鸭绿江边!

  军长傅崇碧在部队撤退行军中身负重伤,当他醒来见到彭德怀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兵!”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顿时泪如雨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为什么说铁原阻击战,让李奇微全歼志愿军主力的妄想破灭?原因是什么?

  在蔡长元出生入死参加的历次战斗中," 铁原阻击战 " 无疑留下了极其浓重的一笔。

  1951 年 4、5 月间,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势如破竹,将韩国第三军团被打得全线崩溃,一口气向南奔逃 113 公里,第三军团建制就此被撤销。不过在巨大的胜利前,彭德怀也意识到了战线拉得过长、后勤补给跟不上的问题,于是下令志愿军转入防御。但是 " 联合国军 " 统帅李奇微很敏锐地把握到了志愿军的后勤补给匮乏的战机,就在彭德怀下令撤退的前一天发布了全面反攻的命令。

image.png

  由于美军是机械化部队,在机动性方面有很大优势,志愿军在撤退过程中遭受了很大损失。得意忘形的李奇微决定攻下志愿军的后勤补给基地和交通枢纽——铁原,将后撤的志愿军主力堵住并全歼。能否守住铁原,不仅关系到第五次战役的结局,甚至将直接影响抗美援朝战争的走向。彭德怀将铁原阻击战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 63 军,军里决定由蔡长元的 189 师顶在第一线,挡住敌人的攻击箭头;188 师掩护 189 师侧翼,187 师担任总预备队。

  蔡长元当时是 189 师政治委员代师长,全师 1.4 万人,他们需要防守的区域是围绕涟川—铁原公路的一个 25 公里宽、20 公里纵深的袋状地带,而对面攻来的 " 联合国军 " 足足有九万人。双方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差距更大,189 师全师只有 79 门炮,还不及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火炮数量多;志愿军普遍缺乏反坦克武器,而 " 联合国军 " 有美军的霞飞、巴顿、沃克等各型坦克。

  深知双方兵力和重型武器上巨大差距的蔡长元思索了很久,他知道常规防守是很难守住的,毕竟需要防御的战线太长,兵力太少,重武器数量远远不及敌方。反复盘算之后蔡长元下决心采用一种极其大胆的战法:他将 189 师分散成 200 多个作战单元,部署在 200 多个易守难攻的点上,如同一根根钉子牢牢钉在阵地上。

  这种部署是违反一般军事常识的,因为分散开的小部队很容易被优势数量的敌军消灭。但志愿军不一样,189 师不一样。蔡长元了解他的 189 师是怎样的一支英雄部队,哪怕只有几十个人、十几个人、直至最后一人,189 师的官兵都会和敌人战斗到底。

  6 月 1 日,铁原阻击战打响,以美军为主的 " 联合国军 " 在飞机、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掩护下进攻铁原。" 联合国军 " 开始的攻击很顺利,但几天后感觉到不对劲了:表面上看 " 联合国军 " 在不断取得胜利,一个个志愿军的阵地被攻陷," 联合国军 " 在步步推进,但就是进展缓慢,本该一鼓作气突破的铁原始终可望而不可及。

  蔡长元的部署发挥了作用,200 多个作战单元,200 多个独立分散的阵地," 联合国军 " 每要攻占一个,都要花费不少时间。蔡长元还观察到美军进攻时的一个弱点:美军很擅长对固定阵地的突破,但打仗时节奏固定,缺乏灵活机动性,也过于依赖重武器的火力准备。简单来说美军的打法是先侦查,然后集结兵力,通过凶猛的炮火和轰炸后再由步兵发动进攻。也就是说美军只会打已经准备好了的仗,当兵力集结未完成、炮火没有准备好时,美军会停下等待。

  蔡长元特意进行针对性的部署,不断调整防御阵地,往往美军在一处阵地前集结好部队,又进行长时间炮击后,却发现志愿军在炮击前就已经从阵地上撤走了。蔡长元又根据部队伤亡情况调整建制," 团缩编为营,营缩编成连,连缩编成排,排缩编成班……把几个班合并成一个班,几个战士合并成一个班,直到机关人员也补充到连队。" 通过这样的调整,部队虽然减员很大,但仍然得以保持战斗力。

  志愿军的传统就是擅长打运动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到蔡长元这里又开创出在运动中防御的打法,这让按部就班打仗的美军很不适应。

image.png

  可是敌人的火力实在太强了,蔡长元已经把运动防御战术发挥到了极致,部队依然在不停伤亡。根据战后统计,仅美军就有一千三百门大炮,一分钟内能打出 4500 发重炮炮弹!在这样猛烈的炮火下,189 师也快要力竭了。

  开战仅 3 天,189 师就打得只剩下一个团的兵力。战斗打得极其惨烈,几乎每一块阵地上都发生着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得情况,无数英勇的志愿军战士在最后时刻扑上去与敌人同归于尽。前线的战况传到彭德怀耳中,让这位横刀立马的铁汉为之动容。

  在兵力本来就劣势,部队伤亡又很大的情况下,蔡长元又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命令 189 师 556 团对 " 种子山 " 高地进行反攻,并坚守在那里。

  已经打起了运动防御战,为什么又让 556 团转入攻坚战和阵地战呢?这是因为对面的 " 联合国军 " 兵力太雄厚、重武器太凶猛,189 师剩余的兵力实在没办法在 25 公里宽的战线上全部挡住敌军的推进,这就和船上有十个洞在漏水,却只有两只手捂不过来一样。战斗的危急时刻,甚至蔡长元本人都不得不带着他的警卫排顶到前面去。

  但是蔡长元观察到以美军为首的 " 联合国军 " 打仗的特点,就是一切按照教科书来,必须拔除身后有威胁的敌军阵地,大部队才会向前推进。这点和志愿军完全不一样,志愿军喜欢穿插到敌后作战,不在意背后是否还有敌军阵地。但美军不行,美军有强迫症,不把所有的地方都占下来就不舒服。所以蔡长元选择了 " 种子山 " 这个正好能卡住美军运输补给路线的关键地方。

image.png

  对 " 种子山 " 的反攻取得很好的效果,美军不得不派出其王牌部队骑兵第一师花费了半个白天的时间重新占领 " 种子山 ",这对只会白天打仗的美军来说一下节奏就乱了。铁原阻击战每多坚持一天,就为志愿军主力部队的集结休整多争取一天。正是这半天,使得志愿军 188 师得以赶来接替 189 师的防御,也避免了 189 师陷入两面夹击的被动局面。

  担任预备队的 188 师、187 师顶上来后,与 189 师交流在美军重火力攻击下防御作战的经验,188 师抢修了大量坑道,从 6 月 4 日坚持到 6 月 12 日顺利撤退;187 师还对敌军发动大规模反击战,迫使敌军不敢追击撤退的 63 军。

  铁原阻击战为志愿军主力部队重新部署防御争取了关键的十几天时间,李奇微试图利用机械化部队高机动性优势全歼志愿军主力的希望就此破灭,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对峙的占据稳定了下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铁原阻击战的战况有多激烈?志愿军阻击美军最强大精锐部队13天

  第五次战役后期由于雨季临近,志愿军后勤给养造成一些困难。加上美军发起连续进攻,志愿军不得不开始后退,一直退到铁原附近。当时全军士气受到一点影响,谁也不知道美军的攻势到哪里为止。但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觉得不能再退了,便命令六十三军坚守十五到二十天,这个任务堪称巨大,因为当时的内外因素颇为不利。

  当时的该军军长是傅崇碧(后来当过北京军区司令员),他后来回忆说这一仗打得很惨,许多部队打到最后都拼光了,很多阵地失守时,不断有战士壮烈跳崖(当地山势很险峻),彭德怀时常在半夜望着漆黑的前方潸然泪下,战斗结束后十九兵团政委李志民也流下了眼泪.

  战后彭德怀对傅崇碧说,你要什么,傅回答,要兵!彭说,我给你两万。

image.png

  铁原阻击战的结束,标志着第五次战役结束!

  六十三军为原华北野战军部队,为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隶属19兵团入朝前部队在丹东集结,全市齐装满员,共52000人入朝后历经五次战役,间中几番休整,一直在一线作战。至第五次战役前全军尚有兵力47000余人,

  1951年5月28日至6月12日,是志愿军第63军在朝鲜战场上与敌血战的最残酷的13个日日夜夜。入朝不久的我军将士英勇顽强,拼死冲杀,谱写下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壮歌,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威风和志气。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以范弗里特美军第一军为首的4个师5万余敌军以1300余门火炮,180辆坦克强大攻势重点突袭直逼铁原、涟川,志愿军后方基地受至严重威胁,并有主力被合围的迹象,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立即电令六十三军死守铁原,“不惜代价,坚守阵地,阻止敌人进攻,无上级命令不准撤退。”

  5月30日久战已减员很大的部队冒雨进入阵地,2.4万人积极抢修工事,安置大炮240余门。铁原山地东侧是一道平川,我军在平川不分日夜地构筑起了纵横防坦克战壕。战斗开始后,战士们躲在战壕里,待敌坦克冲过战壕后,用苏制反坦克手雷从后面向坦克投掷,击毁敌坦克100多辆。敌人每天白天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攻占我阵地,我们在夜间组织力量又夺回来。美军为突破铁原每天集结大量航空兵,坦克装甲兵,炮兵攻击志愿军阵地,铁原南面茂盛的森林全部被烧成光头,地面被凝固汽油弹烧焦。

image.png

  日夜听不到枪声,只听到炮弹和飞机投下的炸弹声。从数里以外看去,铁原以南的半面天空都变成了红色。战士们的脸被硝烟烤成了黑色。阵地几乎被互相隔绝, 战士们只能靠罐头、炒面充饥.疲劳得趴在工事里就睡着了,敌人冲到跟前,醒过来又打。许多阵地打到最后一两个人时与敌同归于尽,一线部队全都拼了刺刀。全军的口号就是“人在阵地在,坚决守住阵地!”

  守卫法化洞的一个排三面受敌,背后是悬崖绝壁。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仅存的8位勇士坚定沉着,连续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当子弹全部打尽,敌人拥上阵地时,8勇士纵身跳下了悬崖。其中3名同志被崖下丛密的树枝托住,于当晚带伤穿过敌人封锁,一步一步地爬回了自己的部队。8勇士在6个小时的激战中,共打死100多名美国侵略军,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谱写了与“狼牙山五壮士”一样的壮烈诗篇。

  还有一个连,被敌人包围在一座孤山上好几天。敌人见我弹尽粮绝,援兵难入, 竟高兴地夜晚在山下围着火堆乱喊乱叫,跳舞唱歌。我们的战士毫不示弱,在连长带领下全连高唱“我们是人民的好战士“的连歌,这英雄的气概吓得敌人心惊胆寒。最后战士们巧妙地跳崖突围了。

image.png

  收音机里每天都能听到美联社的广播:“在‘铁原三角地带’,遭到志愿军猛烈狙击。”其中188师牢牢顶住2个师的猛攻,历经12天艰苦鏖战,563团2700人仅剩266人。而全军奉命撤下阵地后只剩两千五百人,不够一个团的建制,抛下了2万(也有一说是阵亡一万五千左右,这才有后来彭总补兵两万的说法)将士的遗体匆匆上路。6月12日63军完成狙击任务撤出战斗,歼敌2万余人。

  后来,六十三军番号重建,接受彭德怀司令员的检阅,毛泽东亲自提议,为六十三军补充了两万湖南新兵——来自主席家乡的士兵。

  涟川、铁原地区防御作战,是63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战斗,有的连队打得只剩下一两个人,但最终完成了任务。

  英勇善战的中国志愿军烈士们永垂不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951年5月,由于后勤不济加雨季将近,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参战部队逐步向北转移。联合国军集中4个军13个师,组织了多支以摩托化步兵、装甲兵和炮兵组成的“特遣队”,对志愿军组织了大规模追击行动。志愿军对其行动估计不足,导致在后撤转移过程中,多支部队发生混乱,为堵住战线中部出现的缺口,63军指挥下属的187、188、189三个师在铁原及附近约25公里宽、20公里纵深地域就地组织防御。由于战术得当,将士用命,经过13个昼夜的拼杀,最终成功遏制住了联合国军进攻势头。

相关新闻阅读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